首页 男士 奇幻玄幻 大秦:这个太子总想着造反

第93章 关于丞相田成不是自己人这件事

  听完秦浪这一番话,秦天龙那无情的脸上,顿时就露出难以置信的震惊。

  太子秦浪所提的这个建议,完美的打破文官集团互相之间的利益。

  致使从今往后想要入朝为官的读书人,都得要像武将一样,一步步的往上爬。

  哪怕是站在他旁边的王伟,也被秦浪这一番提议震惊的说不出话。

  沉默了一会儿后,秦天龙淡淡道:“关于你的这个提议,朕觉得很不错,也非常的赞同。不过,孤要知道详细内容,包括你口中所谓的科举考试。”

  通过对方的只言片语,他心里清楚,秦浪所讲内容并不完全。因此,他需要一份详细报告。

  “请陛下放心,过几日,儿臣会亲自将详细资料递到你面前。”秦浪自然是爽快的同意。

  要不是时间短,他也不会先提议,而不是将提议跟报告一同递交。

  “去见你的姨娘吧。”

  “儿臣告退。”

  拱手行了个礼,秦浪从地上站起,并往后挪了几步,随即转身离开。

  见秦浪已离开御书房,秦天龙道:“王公公,对于太子的提议,你可有什么要说的?”

  “回陛下,老奴觉得,太子殿下所提之事,非常适合用于瓦解文官集团,致使他们无法再交错相连,利益共存。”

  王伟连忙讲述出心中所想。

  秦天龙并未言语,似乎心里在思考着什么。

  离开了御书房,秦浪就带着陈桂来到后宫城门前,并通过城门,进入后宫。

  刚入后宫,就有一名宫女走上前,并带着两人乘坐水羚马古车,径直前往天香宫。

  过了没一会儿,秦浪他们终于到达目的地,天香宫。

  一座前后左右,面积长约五百米,阁楼屹立,秀丽堂皇,十分硕大的宫院。

  一入宫院,秦浪就听到嘻嘻闹闹的声音。

  寻声望去,左前方的位置,一身宫装的玉玲,正拿着波浪鼓,逗着位于竹摇篮中的两女儿。

  似乎心有所感的玉玲,在这时察觉到了什么,扭头望向左边,随即就看到秦浪向这边走来。

  “殿…殿下。”

  或许是因为太过于激动,她说话的声音,都有些不整齐。

  来到凉亭下,秦浪脸上露出了浅浅的微笑,轻声呼唤道:“姨娘。”

  有些不敢相信的玉玲,上前不停的摸着秦浪脸庞。

  确定有温度!自己没眼花!她那颗悬在嗓子上的心,也随着放下。

  昨天一早,她就从秦天龙那里得知,秦浪已经归来。

  当时她就想去确认真假,不过,秦天龙不允许她离开,她也只能在宫院中干等。

  与其聊了好久,秦浪目光转向一旁,看着位于竹摇篮上,拥有一双粉红眼与淡蓝眼的两个小婴儿。

  坐到了石凳上,他伸手去触摸两个小家伙脸庞,脸上饱含笑意。

  对于这张温暖的大手,两个小家伙不仅没有抗拒,反而都不约而同地露出微笑。

  见两个女儿喜欢秦浪,玉玲也在这一刻露出倾城般的笑容。

  摸了摸她们那粉嫩的小脸蛋,秦浪侧头看向玉玲,问道:“姨娘,她们两个,谁是姐姐?谁是妹妹?还有,陛下给她们取名字了吗?”

  “在她们刚满月时,陛下就给她们取了名字。”

  回了这么一句,玉玲目光看向摇篮中的两个女儿,道:“位于你右手边,拥有淡蓝色双眼的是姐姐,名叫秦瑶光;位于你右手边,拥有粉红双眼的是妹妹,名叫秦瑶曦。”

  望着摇篮中的两个小家伙,秦浪笑道:“瑶光、瑶曦,看到太子哥哥回来,你们开不开心?”

  两个小家伙,似乎有些听懂,随即都露出让人忍不住想亲一口的笑容。

  秦浪就这么一边逗着两个小家伙,一边跟玉玲聊几天。

  聊天过程中,他得知秦天元的女儿秦汐,在两个小家伙出生后,便每日都来,甚至有时还住在皇宫里。

  不过回想到曾经那个小家伙满脸期待,他内心就顿时释怀。

  至于今日为何没来?恐怕是因为,秦汐在他父王那里学习练字。

  不可否认,秦汐学习确实很强。

  不过她写的字,真的有点不行。

  看着就像小蝌蚪一样乱窜……

  时间来到傍晚,秦浪离开了天香宫,并回到了东宫。

  刚坐下来没一会儿,想到什么事还没做,他就起身前往他在东宫的书阁。

  让陈桂立即准备纸笔,秦浪就开始书写关于翰林院一事。

  有关于科举考试一事?他只写了大概他所知的内容。

  至于其他内容?明天得去太子府见一见欧阳修,方能补充。

  时间过得很快,转眼就来到第二天。

  洗漱完的秦浪,带着陈桂就离开东宫,乘坐着水羚马古车,并在两百名禁军护送下,离开皇宫,前往太子府。

  而他的出宫,也引得无数人关注。

  统一将视线看向太子府。

  位于太子府内的郭嘉、荀彧、房玄龄三人,得知太子秦浪到来,立马出门相迎。

  “参见太子殿下。”

  三人拱手行礼。

  “不必多礼。”

  摆了摆手,秦浪双手背负起,径直前往太子府内堂。

  三人紧随其后。

  很快,众人来到内堂。

  秦浪来到首座上坐着,郭嘉、荀彧、房玄龄三人并排站列在下方。

  目光转向荀彧,秦浪道:“文若,你跟孤讲一下,关于近期的情况。朝中大臣,可都有什么异动?”

  “诺!”

  拱手应了一声,荀彧面色严肃起,道:“根据锦衣卫的暗中调查,殿下离开的这几个月,朝中大臣,除了丞相田成、广南侯徐继忠、镇北侯许昌三人,其余人都没什么异动。

  鲁王秦阳、燕王秦明,都在暗地里扩充自己的势力!过程中虽有些摩擦,但却没有扩大。在下猜测,这两人,都不想付出伤亡,从而给其他皇子有机可乘。”

  仔细听完对方的话,秦浪沉吟了一会儿,道:“嗯……这田成都有什么异动?”

  “据锦衣卫报告,田成数月以来,总是在见个神秘人!由于那个神秘人带着面具,我们的人无法画出他的长相。另外,我们安排在丞相府的人,除了两人,其余八人,全部暴露,并且被那神秘人当场击杀。”

  荀彧脸上露出了凝重之色,很显然,对于这个神秘人,他很是关注。

  秦浪道:“可知田成跟那个神秘人聊了些什么?”

  “田成与那神秘人每次见面,身边都没有任何人,关于他们聊了什么,我们没办法搞清楚。”荀彧脸上露出了一丝惭愧。

  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,秦浪略有些失望。

  随即问道:“镇北侯许昌、广南侯徐继忠,都有些什么动静?”

  在大秦,一共有五将四侯。

  五将便是隶属于“军部”,负责带领大秦五支军队的大将军。

  上官武便是其中之一。

  四侯则是隶属于“兵部”,负责掌管大秦各郡城守城军的侯爷。

  他们分别是,镇北侯许昌、西伯侯宋航、广南侯徐继忠、东成侯冯义兴。

  他很好奇,镇北侯许昌、广南侯徐继忠两人,到底在搞什么?

  “根据我们的人传来消息,镇北侯许昌,已加入十八皇子辰王秦辰的阵营;广南侯徐继忠,已加入二皇子燕王秦明阵营。”

  “哦?”

  秦浪眼中闪过一抹诧异。

  相比于隶属于“军部”,只听从皇帝命令的五将,隶属于“兵部”的四侯,可参与朝政,选择加入某个皇子的阵营。

  当然,也可以选择不加入。

  一旦你做出站在某个皇子阵营,而他最终竞选皇位失败,那你就要承受来自新皇的怒火。

  而且还是家破人亡的那一种怒火。

  “广南侯徐继忠加入二皇子秦明阵营,孤倒是能理解,可这镇北侯许昌,是如何加入十八皇子秦辰阵营的?”

  秦浪有些疑惑的看着荀彧,眼中满是不解。

  “呵呵!这也是在下疑惑的地方。十八皇子,不过才刚成为亲王,却能收获镇北侯许昌加入己方麾下!”

  荀彧嘴角露出一丝苦笑,接着道:“在下猜测,十八皇子能让镇北侯许昌加入自己阵营,想必是拿出了让对方无法抗拒的物品。”

  对于这一点,秦浪也表示认同。

  四侯之中,镇北侯许昌可是最不容易被驯服的。

  如今却加入十八皇子阵营,实属让人感到震惊不已。

  正当众人聊得尽兴时,在两名“锦衣卫”的带领下,欧阳修进入皇城,并来到太子府内堂,随后与众人聊起……

  不知不觉,时间已来到夜晚。

  时间就这么一天过去。

  秦浪没有回东宫,而是在太子府小住一晚,并与欧阳修、房玄龄商讨关于科举考试一事。

  为了保证皇帝采用他的计划,秦浪特意与两人将事情全部解析出,并装订成一本书籍。

  时间一晃。

  很快就来到了黄昏。

  跟众人简单的交代了一些事,秦浪就带着陈桂离开太子府,回到东宫。

  秦浪前脚刚离开太子府,有关他的消息,立马就传到各势力手中。

  辰王府。

  结束练剑的秦辰,接过王府管家王景洲递来的湿毛巾。

  擦了擦脸上的汗水,这才开口道:“有关太子府新来的那个人,可有调查清楚?”

  “已经清楚。”

  “讲。”

  “根据暗夜传来的消息,那人的名字叫欧阳修,家住平川郡洛州城巫山村,是村里面的一名先生。

  不过,我们的人调查到,十年前,这欧阳修突然神秘失踪。有关他消失的这十年,到底经历了些什么?暗夜始终都没办法调查出。”

  王景洲面色惭愧的低下头。

  秦辰脸色有些不太好看。

  这个名为欧阳修的男子,明显也是记忆中的陌生者。

  但他相信,秦浪不可能无缘无故让这么一个人出现。

  对方的出现,让他越发明白,秦浪的身边,一共有两拨人。

  一波位于暗地里,只有秦浪一人知道他们的身份。另外一波处于表面,也就是现在被他全部招揽到麾下的人。

  两拨人彼此之间不知道身份。

  一旦处于表面的一波人出现问题,那隐藏在暗中的另外一波人,就会逐渐浮出水面,对抗出现问题的那一波人。

  “秦浪啊秦浪!你果真不是一般的谨慎。”

  秦辰虽面色平淡,眼中波澜不惊,但内心那股狂暴的杀意,却犹如躁动的火山,随时可能爆发。

  但凡出现在太子府的人,除了身份信息,都有消失过一段时间。

  至于他们为何消失?消失这段时间都去了哪里?完完全全就是一张白纸!

  这时,旁边的李书堂突然开口问道:“王管家,暗夜可有查到,这欧阳修有哪些能力?”

  “惭愧!”王景洲脸上露出一丝苦笑,道:“我们只调查到他的身份信息,至于他有哪些能力?完全是一头雾水。”

  听到这一番回答,李书堂不禁有些失望。

  若不能了解敌人,那他们就没办法对付对方。

  毕竟,完全是一张空白纸的敌人,可是最为可怕的存在。

  秦辰道:“密切关注来往太子府的陌生人!记住,千万别暴露。”

  “诺!”

  应了一声,王景洲转身离开。

  李书堂沉声道:“王爷,如今太子身边频繁出现能人异士,还请你立即将我们的人,安排来皇城,与在下共同对付他们。不然,凭在下一己之力,恐怕很难与他们抗衡。”

  一个郭嘉,就已经让他感到有压力,如今一大群人出现,让他不免感觉有些头大。

  “今晚本王就联系他们。”秦辰淡淡的作出回答。

  不可否认,李书堂确实厉害。

  但双拳难敌四手。

  他们需要更多的帮手。

  “对了王爷,那个丞相田成,还请你多加注意一下。他身上散发的无形气息,让人感觉非常不舒服。”

  讲这话的同时,他脸上露出一丝凝重之色,显然有些忌惮对方。

  听到对方这么一提醒,秦辰这才将注意力转移到田成。

  “是时候想办法让田成下台,顺便再将他与他背后势力的计划搅黄,避免前世所发生的事再现。”

  田成可不是个什么好东西。

  过一段时间,他会给大秦西北,带来长达五年的黑暗动乱。

  根据前世记忆,田成是来自一个名为“幽皇宫”神秘势力,并且他们会在两个月后七大王朝武会举行时,于大秦皇城内制造混乱。

  他们制造内乱的目的,乃是为了掩护秘密集结在大秦西北方的神秘军队,让他们有机会与蛮族人联合进攻雁门关。

  由于腹背受敌,再加上敌人攻势迅猛,雁门关仅防守了三天三夜,就被蛮族人强行攻破。

  负责统领“墨羽军”的大将军叶青,更是遭受到十名同境界的蛮族王首围攻,最终以斩杀四人、重伤三人而陨落。

  在攻破雁门关后,三百多万蛮战士长驱直入,如滚滚洪流涌进大秦境内。

  皇帝秦天龙亲自率军出征。

  历经五年之久,付出惨重代价,大秦这才强行将蛮族人逼出雁门关外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